凤凰网官网

发布时间:2021-12-16     来源于:上海研究院

作者:林梅

 

今天的你我,早已習慣白天車水馬龍、夜晚燈火通明,習慣用電話和網絡和遠在千裏之外的小夥伴實時對話,這些我們早就離不開的現代文明,如果一直向前追溯,可能都繞不開那根被毛皮摩擦的玻璃棒和被絲綢摩擦的橡膠棒。只是當時,電荷的發現,除了滿足貴族科學家們自己的好奇心,並沒有人准確地知道,會對人類文明産生怎樣的影響。


对于物理学家来说,往往很难准确地说出自己的研究将会有什么实际用途。那么,驱使他们走在这条路上的,又是什么呢?可能一千个物理学家有一千个答案。昨日,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封东来院士,带着自己的答案来到了墨子沙龍,讲述自己热爱物理的十个“理由”。



和大多數男孩子一樣,封院士小時候讀武俠小說,總會不自覺地將自己代入大俠的角色,想象自己可以憑借一身武功拯救蒼生。長大後的封院士,雖然沒有成爲俠客,但是從事物理學研究,卻可以用另一種方式實現著他的英雄夢想。在他眼中,自己和同行們正在研究的超導、核聚變、量子信息,無一不是引領人類社會走向高效、和平、友好、安全的重器。封院士拿自己所在的國家同步輻射實驗室舉例:同步輻射可以用來幫助我們研發光刻機,解決“卡脖子”問題;可以用來觀察新冠病毒的蛋白質結構,以便更好地設計針對它的藥物;此外,很多化學反應過程都可以借助同步輻射進行研究。今年的國家自然科學一等獎頒給了研究納米限域催化的包信和團隊,這其中就少不了同步輻射的幫助


談到對人類的貢獻,封院士感慨萬千:“我們課本上學到的最重要的科學發現,幾乎都來自于外國人,我們現在享受到的文明來源于這些已有的科學研究。如今的中國已經具備了大國的實力,我們的責任感驅使我們也要用自己的研究爲人類的發展貢獻力量,這是我們作爲負責任的大國,對全人類的義務。”


除了“有用”的一面,物理學研究還有“浪漫”的一面,這兩面同時伴隨著封院士的研究之路。



和夫人在夏威夷山頂被漫天銀河震撼的時候,封院士想到了康德——頭上浩瀚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准則。在宇宙面前,人類渺小又短暫,而用短暫的一生,經過艱難跋涉,得到一些對自然的理解,看到宇宙運行的一些規則,“朝聞道,夕死可矣”,這就是科學家獨有的浪漫。


科學家大都對真理有一種虔誠。宗教活動中,虔誠的教徒用一生去朝聖,在封院士看來,科學家的虔誠就體現在對真理的朝聖,哪怕最細微的一粒沙,都藏著萬千奧妙,這種奧妙值得科學家用一生去跋涉和探險。


按照傳統的說法,封院士已經年近半百,但是絲毫看不出暮氣沈沈,相反,他好像永遠激情澎湃。細細想來,這跟他的物理學研究密不可分。回顧自己的研究生涯,冒險、尋覓、激情、好玩是封院士頻繁提到的詞彙。封院士的同行朋友們遍布世界各個國家,他們都有過多年探索終于撥雲見日的激動難掩,都有過冒險走出舒適區獲得意外“寶藏”的驚喜萬分,當然,也都有過認准目標不放松、曆盡艱難和危險也不退卻的激情和沖動。正是這些曲折漫長又激情澎湃的歲月,讓這些優秀的科學家們出走半生、仍是少年。


科學研究本質上是一種精神創造,在這個過程中,最寶貴的,無異于精神的傳承和精神的自由。一代代科學家,從老師那裏繼承了知識、研究方法和人生經驗,代代相傳、再在每一代年輕人手中發揚光大,最終向整個社會傳遞知識和科學精神。


科學研究沒有國界,只要是在科學的疆域裏,你可以自由馳騁,和世界上同樣智慧又單純的同行們展開交流合作,可以用更開闊的眼光看待世界。哪怕人生步入老年,只要保持對科學的熱愛和好奇,科學家仍然可以“我思故我在”。這種精神的自由是科學賦予科學家最獨特的禮物。



盡管封院士給出了自己熱愛物理的十大理由,但是真正的愛其實不需要理由。他勉勵現場的同學們:“支持我爲物理研究付出的,其實就是單純的興趣。選擇這個職業,最初並不是因爲這些所謂的十大理由,而是源于我想去了解世界本源的情懷。當你全身心投入,這個領域也會給你很大的回饋。希望同學們在選擇職業的時候,按照自己的興趣而非功利的考量,選擇好自己未來的方向。”